金商低买高卖游戏币牟暴利 30秒赚24万元

时间:2019-02-20 16:19 作者:信阳爱玩棋牌外挂

  多名玩家近日向羊城晚报报料称,老K游戏平台存在灰色生态,猎币玩家处于食物链的底端,相互厮杀,追逐金币,再转手“金商”兑换人民币;顶端是“金商”,低买高卖赚取差价,在一吃一吐之间养肥自己。游戏归属方的公司声称,公司打击一切利用游戏平台进行或游戏币买卖等非法行为,并严厉打击“金商”。

  今年25岁的张秀波(化名),来自中部一个二线月份,他开始沉迷于老K游戏,一个囊括多种棋牌游戏的游戏平台。

  10月21日到23日,张秀波将自己关在房间里,进入平台的德州扑克。里边有多张“桌子”,每张可容纳2至9个玩家,他“坐下来”,跟其他玩家进行对赌厮杀。

  跟注、加注、放弃,在三十秒一局的速度中,他不断重复上述动作,目的就是组成最佳牌型,赢走池底的所有“金币(游戏币)”。他没日没夜地打牌,三天只睡了几个钟头,“喝红牛,嚼槟榔,一天抽掉五包烟”。

  记者调查发现,在老K游戏当中,金币是参与游戏的筹码,有两种合规获取途径:新手玩家注册后免费获得3万金币,通过游戏竞技赚取更多金币;向官方充值“K币(虚拟货币)”,通过购买功能道具等来获赠金币,100元一般可兑换一千万金币。

  “可以找金商啊!”张秀波说,金商是游走在游戏当中收金、卖金的中间商,要交易了,两人先线下转账人民币,然后进入德州扑克,开一张“带有密码”的桌子挡住外人,两个人对赌,只要其中一人跟注后故意放弃,池底的金币便可以“拱手相让”。

  客服称,在德州扑克中,最先坐下一张新桌子的人,确实可以设定带密码桌子,从而与特定的人玩扑克。

  截至2014年10月,老K游戏注册用户达到5000万人次,同时在线人数峰值突破百万。普通玩家自娱自乐,猎币玩家把追逐金币当做唯一目的。

  据张秀波回忆,那几乎是不眠不休的三天,他用信用卡透支了5万元买金币,只兑现了8000元。如今,他总共输了15万元左右。“我一个月的工资才3000块啊。”

  资深玩家周东明(化名)左手戴着市价三万元的欧米茄手表,右手戴着0.8克拉的钻戒,作为商人,尽管每年公司有一千来万元的营业额,但现在,他业务都不想接了,“一年输了一百来万吧,不甘心啊。”11月14日,在白云机场一家餐饮店,他指着电脑屏幕对记者说:“看,他们又在对赌了。”

  记者看到,有七个玩家在厮杀,不到半分钟,一名网友以少量底注赢了1.4亿金币。“卖给金商,就是1050元。”周东明说。

  据周东明介绍,在老K游戏中,他最喜欢玩德州扑克、牛牛、乐逗大魔王,里边有不同的倍率房间,从10倍到5万倍不等,倍率高,赔率也高。“你知道赚钱有多快吗?德州扑克5万倍率的房间,每人最多带4亿金币上桌,一局就30秒,赢了有32亿金币,卖掉,那就是2.4万元。”

  在周东明眼里,最残酷的事情在于,输掉金币的,只能不断砸钱向金商或者官方充值,以求翻盘。如果终止,则意味着之前买金币的钱,成为“沉没成本”。根据支付宝的转账记录,从2014年7月1日到11月13日,周东明跟四个人完成了289笔交易,转账金额从500到5000元不等。“我一般跟这四个金商买,唉,全亏了。”

  记者以“老K游戏”为关键词,在网上搜出67个标记为“交易金币”的金商QQ群,在群总人数达1964人。这些还只是浮出水面的。

  几经周折,记者混入了一名湖南衡阳金商组建的交易群,对方提醒“若两天没有交易,就要被踢出群”。对于记者提出的一百元交易,对方显得有些嗤之以鼻,“两百元一次可以吗?”

  据玩家介绍,金商的朋友圈基本仅向熟人或者熟人的熟人公开。目前的地下市场,金商收金是75元/1千万金币,卖价是78元/1千万金币,根据行情略有浮动。

  “他们24小时在线,基本是多人明确分工,有的负责宣传讲价,有的负责与玩家交易,有的负责后勤轮班。”今年27岁的耿金宗(化名)说,他曾沉迷游戏,“输了30多万元,从今年5月份起,改行做了一段时间的金商”。

  耿金宗说,向金商买金币比官方充值低两成多,许多玩家更乐意向金商购买。一些大金商月收入几万元甚至几十万元。

  此外,“扒手”比金商更加隐蔽,许多“扒手”原本就是玩家,动了歪主意,下手的方式五花八门,有发病毒软件的,有发短信的,也有收钱就跑了的。“扒手”混进群里后,会把所有玩家都加了一遍,然后退群,把自己的头像、名称改为金商的,玩家要买金币时,可能一不小心就找到他。付了钱,对方就玩人间蒸发。

  研发老K游戏的是桂林力港网络科技有限公司(下称力港),今年5月27日,老K游戏在官方网站上挂出《严厉打击活动及游戏币买卖等非法行为的声明》。

  力港宣传部负责人杜霞近日在接受记者采访时强调,老K游戏是一个正规游戏平台,倡导的是一种休闲娱乐的生活方式。对于玩家质疑的带密码的桌子,杜霞表示:“开始没有这项功能,根据玩家的意见添加进去。我们想的是,两个相熟亲友相隔两地,不想跟陌生人玩。有必要的话,我们会考虑取消设置密码桌这个功能。”

  国家“净网”专项行动已在全国范围开展,老K游戏全力支持。记者留意到,老K游戏在各个官方QQ群(也包括游戏平台)贴出公告,在游戏大厅时常更新因作弊被封的账号名称。不过,效果似乎有待检验。“我们只是一家游戏公司,无执法权限,只能封停账号,暂时还没有办法从根本上杜绝这个情况。”力港一名内部工作人员这样说。

  “游戏币的背后,是有一条产业链的。”全国律协信息网络与高新技术专业委员会委员、广东知恒律师事务所合伙人李伟相这样表示。

  八年前,李伟相开始关注网络领域,是国内最早研究游戏币相关法律问题的专业人士之一。那时他就发现,很多大型游戏平台都在打擦边球,有些行为明显构成违法甚至犯罪,有些则在合法与非法之间的模糊区域。

  李伟相认为,如果游戏平台对游戏币进行管理,不提供游戏币与人民币的双向兑换,是私人之间交易游戏币,那么,游戏平台不违法;如果游戏平台发展下级金商搞变相回收,主导游戏币地下交易市场,便有开设赌场的嫌疑。

  有没有发展金商,能不能兑现金币,成为两者之间的一条红线。“说白了,只要是以财物做筹码,以游戏输赢为条件做交换,便是。”李伟相指出。

  11月1日,2014年穿越火线百城联赛广东赛区决赛拉开战幕,5个90后大男孩经过8个小时的鏖战后最终捧得冠军奖杯。他们,将电竞游戏当做人生的第一份职业。

  据了解,时下有不少职业玩家,在游戏当中竞技、打怪,将赚取的游戏币或者武器装备卖给中间商或者直接卖给玩家,以此为赚钱之道。

  同样是在追逐游戏币,同样以出售游戏币为盈利手段,职业玩家与沉迷于网站的职业赌徒之间,有什么区别?

  来自广东一基层法院调研科的程亮曾经走访过一些职业玩家聚集的工作室,发现了这样的运作模式:一款热门的新游戏出来了,“金主”组织一帮职业玩家参与游戏。由于具有较高技术,他们冲在游戏群体的最顶端,一边升级,一边把淘汰下来的武器、装备、道具转手出去,兑换民币。

  “但是他们的工作环境是很惨的,生活非常枯燥而且不健康,一天至少要12小时在机房,还要同时操纵两三台电脑,吃喝拉撒在里边,赚点钱不容易。”程亮表示。

  在他眼里,游戏币作为一种商品,具有两种属性,一为价值,二为使用价值。按照马克思经济学的理论,价值是凝结在商品当中无差别的人类劳动,使用价值则指满足人类某种需求的属性。

  程亮认为,职业玩家追求的金币体现了他的劳动价值,游戏币的背后,是职业玩家的经验、所投入的劳动时间,具有价值,转手卖出去后,对下一个玩家来讲也有使用价值,不引起社会危害。而职业赌徒所追求的金币,输赢时间特别快,几乎不劳而获,没有使用价值,就是人民币的代替符号罢了。

  “客体看起来一样,但是概念不一样,一种是商业行为,没有社会危害性;一种是行为,破坏社会、经济秩序。”程亮说。

  今年4月报道,浙江省温州市公安机关破获game456棋牌平台特大网络开设赌场案。该平台取得《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提供牛牛、梭哈等多款棋牌游戏,通过网站或向银子商(金商)出售虚拟币的方式为参赌人员提供筹码进行,同时还通过平台回收虚拟币,以此盈利。

  经过7年发展,一个由游戏网站、官方银子商、下游银子商和赌徒构成的非法网络“金字塔”形成了。该网站注册用户2437万,涉案金额在350亿元以上。